白鷹˙儲思域

關於部落格
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• 52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極短 - 靈感

  「明明說好要投稿極短篇的,怎麼到現在都還寫不出個鳥來!」胡亂抓著頭髮,何安在書桌前埋怨道。   已經剩不到十天,原先設下想摘得文學獎殊榮的目標,已然隨著截稿日的迫近而退遠。整個寒假沒有一絲靈感,沒有一絲靈感前來撞擊何安的腦袋;這一段時日生出的,除了承載無意義文字而遭揉捏的垃圾外,只有平鋪在桌上、乾淨得雪白的稿紙。   「前幾個月過得那麼忙碌,可靈感卻不斷湧現。就算我都有按習慣記在本子裡,但那終究是片片散花,不能組成一株完整的大樹啊!」無奈的何安嘆了口氣,緊鎖的眉頭始終無法舒展。   突然,一點靈光閃入了何安貧瘠的腦袋!   來地毫無預警。但他知道那不是自己渴求的靈感,而是一種捕捉靈感的方法。   放下筆桿,何安起身披了件棉質外套,穿上帆布鞋,快步往公寓外走去。   他想,既然稿紙乾涸期間等不到文字甘泉的灌溉,那就別守在家裡,自己去找水源吧! *   初春的氣溫最是宜人,在午後清風的拂弄下,不知不覺便走到了陳中和墓園(註一)。   三四位老翁坐在公園邊界的石椅上,一旁的榕樹似在庇祐著生命邁入黃昏的人們。大樹另一頭,環繞墓園的石頭步道上有個遛狗散步的青年,何安一眼便認出了那是他的好友阿程。   「這麼悠閒啊,還在這裡遛狗!」   「嘿!你也來這裡散步啊,好巧!」阿程不自覺地莞爾,站在腳邊的棕色臘腸搖著尾巴,一雙黑溜溜的眼珠興奮地盯著何安。   「只是不像你這麼輕鬆。」何安苦笑道。   「怎麼說?我以為來這裡散步的都是沒什麼事的人。」   「我想寫小說,投稿文學獎用的,但一直寫不出東西……」   「完全沒有靈感?」   「差不多吧。就算有,也都太零散……」何安垂首望著草地。   「不然我幫你祈求天上的父,請祂賜予你靈感吧!」看見朋友如此喪氣,阿程露出憐憫的表情。   霎時,一串想法如針帶線般刺進何安的腦袋!   「啊!不然這樣好了!我寫一個故事,寫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跟他女朋友做愛;但他女朋友身為基督徒,害怕觸犯教條,所以不敢答應……」何安信口將突來的靈感輸出:「那個男子便說服她,反正他們在天上的父是無私無恨的,祂的愛可以包容每一位犯錯的孩子,只要那些孩子肯誠心悔過。」   「然後呢?」   「然後那女的就跟他做了!這只是大綱,為的只是對基督徒的思想提出質疑……」   「你想被基督徒轟死啊!」阿程提高的嗓音傳達著訝異與不滿。   「好嘛好嘛!這只是隨便說說而已!」看到朋友顯露一臉不悅,何安立馬丟棄方才的靈感。「事實上我還有另外一個想法。我想寫一個流浪狗的故事,以狗狗為第一人稱,寫出牠孤獨與絕望的心聲。」   「這不是你兩年前的作品了嗎?」阿程擺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連坐臥在地上的臘腸都斜眼睨著何安。「人啊,不要老是沉湎於過去的輝煌,好好向前看,把握未來吧!」   阿程拍拍何安的肩膀,揮手道了別。   何安愣在原地,獃望著阿程和臘腸往步道盡頭遠去。等回過神來,才發覺氣溫似乎低了一些。再過不久就要黃昏了。 *   他決定繼續走下去。回學校找同學吧,何安思忖。於是,他延著福安路緩緩前行,俄頃便越過鐵軌回到了高師。   「為什麼非得愛情跟小狗才能提供你靈感?」逸清231房,小劉邊彈著古琴邊問。   「可能我思想比較單純吧,哈哈!」何安坐在床邊,雙手撐著木製床緣。   「何不寫寫關於人性的作品,刻劃人類腐蝕的一面?」   「比如說?」   「比如說信任。你可以寫一個警界與黑道的故事。」小劉雙掌輕壓琴弦,弦音頓止。「警察派了臥底在某個黑幫,黑幫主子卻百般相信他。幫主雖知養了小鬼(註二),卻懷疑是某個最最最忠誠的下屬。」   「然後呢?」何安一臉期待。   「什麼然後?作品是你要寫的,結局的道路你自己鋪啊!」小劉突然覺得好笑,轉頭繼續撥弄琴弦。 *   「是喔,難得看你這麼苦惱耶……」電話裡,芝婷的語音透露一絲憐惜。   「有個朋友給了我題材,我也擬好了故事架構,可是……」步往家裡的路途上,何安嘆了口氣。「他不知道我要寫的是極短篇,那故事寫完之後,字數可是要破萬的啊!」   「是喔……」   「或許是真的江郎才盡了吧,我看我這次還是不要投稿好了……」何安自暴自棄地說著,電話另一端的朋友也都聽得快哭了。   「別這樣啦!」芝婷哽著嗓子勸阻。「不然,就看看這段時間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吧!」   「有趣的事?」何安愣了一下。   霎時,一波波靈感朝他翻江倒海般襲來!   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!我知道要寫什麼了!謝謝妳!」何安興奮地對手機大叫。「而且我一定會把妳寫進故事裡!等著吧,哈哈哈哈!」   「哈哈,好啊,那就期待囉!」儘管不曉得會被寫進怎樣的故事,芝婷還是開心地笑了。 *   回到家,何安興奮地衝到書桌,迅速坐下椅子提起了筆。連鞋子都忘了脫。   他想,既然所求的靈感好不容易飄進了生命,他就應該好好抓住!   於是,他提筆寫下:   「『明明說好要投稿極短篇的,怎麼到現在都還寫不出個鳥來!』胡亂抓著頭髮,何安在書桌前……」 註一:陳中和墓園,位於高雄市福德路與中正路的交叉口,規模與設計似一座公園。 註二:養小鬼,此指警方的臥底滲入幫派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