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鷹˙儲思域

關於部落格
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• 52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獵犬,永恆的邂逅

  本來,那應該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傍晚。   一如往常,我拿著四個裝滿飼料的犬用塑膠盆,朝蘭苑門口孩子們的方向走去。小比牠們都餓昏了,一聞到食物的香味便衝過來搶奪,簡直像千百年沒吃到東西般地興奮。須臾四個盆底已朝天,而事情也發生了。   一位學姊跑過來找我,說她母親撿獲一隻黃金獵犬,在活動中心臨和平路的那個門口。據她說,她媽媽是當場看見狗狗被棄養的。那隻黃金獵犬是被兩個老婦人拋棄,拋棄之時她們乘坐在計程車裡,門窗緊閉。當時狗狗後腳豎立,前腳巴著車窗不斷刮爬,汪汪不止的吠吼像是在告訴牠的主人,不要隨隨便便把我拋棄!然而兩婦卻不加理睬,任憑她們的寵物痛苦哀嚎。那位學姊的母親正好經過,前後過程她都目睹得一清二楚。   「不要丟掉牠啊!不要丟啊!」在同情心的驅使下,她對著兩位老婦喊道。   然而,事情的走向並沒有因此而轉變。兩位老婦仍不動聲色,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;但前座的司機倒是有了反應。   「賣剎啦!兩個老人身體已經很不好了,要趕快送去醫院啦!」吼完之後,就走了。   好心的媽媽愣在那邊,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。   無奈之餘,她只好怏怏地牽起那隻黃金獵犬,走進校園尋求我們的協助。   由於那是我第一次處理流浪狗的事務(那天正好是開學第一天!),我顯得有些倉皇。看著那位母親緊蹙的眉頭,還有那充滿悲憤的話語,一股責任感頓時壓上我背。我告訴她,我會找學姊跟老師討論那隻狗的處理方式,有什麼消息一定會儘快通知她。   於是我撥了通電話給上屆社長,希望能從她那獲得一點指示。沒料到的是,她竟然找了其他學姊來幫助我們!   後來我們決議拴牠在水塔,等明後天再送牠到動物醫院,看看是否能收留。最主要是因為大夥都有事,社團也正好要在那時聚餐,我們無法抽身照顧這隻狗。幸虧水塔那裡有飼料有鍊子,在把牠栓在角落的水管之後,我們便放心而去。   夜晚,在我正要騎車回家之時,某社員撥了一通電話過來。她說她想看那隻狗,因為在撿獲的時候她人不在。於是我帶她到水塔,順便察看狗狗的情況。幸好,牠仍然在原處,只是表情有些悒鬱愁苦。或許是過於寂寞吧,我當時想。於是我和那社員陪牠玩了幾下,同時也發現那隻狗是受過訓練的。牠懂得握手,也懂得坐下,顯然是隻有過家庭生活的寵物。然而也是因為這個因素,導致我們在後來遇到更麻煩的事。   就在我們準備離去時,狗狗開始又叫又跳,顯得躁動不安。牠似乎察覺得到,當我們一步步離他遠去時,孤寂也一步步向牠逼近。狗狗焦慮地喘著氣,撲向我們的時候卻猛地被鐵鍊制住,像是被囚禁在監獄裡的罪犯般。聽著牠不斷瘋狂吠叫,然後又試圖掙脫束縛衝向我們,我們感覺得到,那真的是一種哀求!一種要人類別再拋棄牠的可憐哀求!見到那樣的畫面我們於心不忍,當時每往水塔外踏出一步,心臟就揪更緊!   那真的是一個多麼痛苦的時刻!看著狗狗在那裡奮力掙脫,我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。牠需要的只是一個陪伴,而我們卻因為住宿的關係無法陪伴在身邊!沒辦法的我們只好忍著痛離去,儘管背後狂吠聲不斷衝進我們的耳朵,衝擊我們的心。   我和社員迅速走下樓梯,希望殘酷的時刻能儘快結束。然而,當我們正要走出廣場時,卻聽到疑似金屬撞擊的「噹啷」聲從水塔上傳出。須臾我愣住了,因為,我看見牠拖著掙斷的鐵鍊狂衝過來!   真有那麼一瞬間,我的眼眶驀地濕了。看著牠急躁地衝向我們,我蹲下身子讓牠投入我的懷抱,好讓牠不再承受那種無人相陪的痛。我們很快就意識到那是牠自己扯斷,因為受不了寂寞而自己扯斷!   在受到這樣的震撼之餘,我便開始盤算如何安頓這個孩子。既然無法讓牠孤零零地待在水塔,也不能冒著風險帶牠進宿舍睡覺,那就送到社辦,然後找個人陪伴牠吧!反正再過一兩天就要送到中途之家了,暫時這樣應該不會有差的。於是我找了其他社員,向他們通知情況之後,便決定自己帶狗狗到社團辦公室過夜。   那一晚我睡得不是很安穩。在帶牠進房間、餵完飼料並確認牠已經睡著之後,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往沙發上睡去。可當我進入夢鄉之後,狗狗卻一下睡一下醒;睡的時候還好,醒了就一直在房間來回走動,不時還來聞聞我的臉頰。或許就是這一晚的相陪吧,自此之後,牠似乎就對我產生依賴了。   隔天清晨,我們改將牠栓在更粗的水管上,因為後來發現她掙斷的是水管上的鐵鉤,而非鐵鍊。   「你已經被拋棄了你知道不知道?我們改天就要送你去別人家了,不要再這樣下去好嗎!」撿獲狗狗的媽媽訓道,臉上夾雜心疼的表情。是啊,自從牠被拋棄之後,只要看到身邊的人離自己遠去,牠便又開始躁動不安。我們最憂煩的就是這點,畢竟我們無法成天帶著牠行動,也無法阻止牠一直吠叫。   是以過了幾天,我、育維學長和撿獲那隻狗的學姊便帶牠到大順動物醫院,希望那裡能暫時給牠一個安置。醫生檢查完身體、並確認狗狗沒有結紮之後,決意答應我們的要求收留牠。我們鬆了一口氣,心想再過幾天牠應該就會被好心人士收養,我們不必再為牠無法受到良好照顧而憂心。然而,就在醫生送牠進後房的一個鐵籠時,牠卻不願走進。等醫生費了好大的勁推牠進籠子,牠卻又自己咬斷鐵鎖,衝到我的眼前!   我當時嚇傻了,而且還看見牠的鼻頭滿是鮮血!   見到這樣的情況,醫生搖了搖頭,告訴我他雖然會盡力栓牠在醫院,但卻不能保證能收留太久。倘若動完結紮手術後仍沒有壓制牠衝動的性格,我們也只能牽送回學校,另尋他法。接受這樣的決議之後,每個人都陷入了沉默。我們只能默默祈禱,祈禱狗狗能儘快找到一個歸屬,不要再讓牠感到焦慮。我們只能這樣祈禱。   幸虧過了幾天,姜姜學姊撥了一通電話給我,告訴我她找到願意收養狗狗的好心人士了!我聽了心中很是寬慰,歡欣之餘也通知大家這個好消息,告訴大家不必擔心狗狗的未來了!   事情過了將近一年,我想,現在的牠應該過得很幸福吧。一想到初識之時,牠和我們玩樂時的開心、看見我們離去時的不安,以及睡過那一晚之後對我的依賴,儘管那幾天過得很辛苦,現在回憶起來卻也是挺溫馨的。   孩子,我們永遠也不忘記你的;而你,在享受新家生活的同時,也千萬別忘了我們噢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