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鷹˙儲思域

關於部落格
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• 52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〈賴床〉心得

  賴床的藝術我是懂的。「前一晚平放了八九個鐘頭的體態已然放夠,前一晚眠寐中潛遊萬里的事行也已停歇,然這身懶骨猶願放著,夢盡後的游絲猶想飄著」。八九個鐘頭我是不敢講,但作者的段敘述很符合大眾賴床時的心境。就我的例子來說,平常日的早晨,每當鬧鐘響起,我總是按下開關之後又繼續縮回被窩,儘管設定了幾次重響(鬧鐘響起數分鐘後,又再次響起),我也是一按再按,似乎不睡到自己滿足便不罷休。假日時更嚴重,因為沒有時間壓力,也不必按鬧鐘,清晨醒來總會再睡個回籠覺,再次醒來也許接近中午,但我還是堅持不起床。不起床的原因有三:其一,前一晚太晚睡,隔天早上睡蟲趕不走;其二,前一晚作的夢太美,美到自己想把故事延續下去;其三,純粹只是想躺著不動,順便幻想一些事情。   另外,我也像許多文人一樣,很多創作上的靈感都是來自於賴床時的思緒。「剎那間一點靈光,如黍米之大,在心田中宛轉悠然,聚而不敬,漸充漸盈,似又要凝成意念,構成事情」。那一類的靈感,幾乎都是天馬行空且不合邏輯的思慮;有時甚至會在賴床時作起詩句,而且是那種魔幻寫實的詩句。前者如「總有一天我要搭電梯搭到未來的世界去」;後者如「我對煙火的思念已化為餐桌下的花貓,斑紋隨時躍起」。儘管我從沒弄懂自己在表達些什麼,但至少我知道,那都是一種美感。(然而,就像作者在文末表達的,世上最美妙的事物總不會留下痕跡)   除了靈感的飛入,有時賴床時的思緒也能解決清醒時想不通的問題。例如白天聽別人講巴菲特的雪球理論時,剛開始我不是很能體會其中的意義。直到有次賴床,飄忽不定的流思無意間飄到這個理論上,然後就莫名其妙地想通了!高中時曾聽同學說,倘若考試碰到難題、絞盡腦汁卻又百思不得其解時,可以先睡個覺,讓思緒恣意飛游,因為搞不好飛游個幾分鐘後,就能夠「夢」到答案。或許這跟賴床時的靈光也有一點類似吧!當然,如果在考試時小睡卻睡過頭,那就又另當別論了。   至於賴床為何會飄來這麼多微妙的思緒,我想,這大概是因為腦袋在剛醒來的那幾分鐘仍處半睡半醒之狀態,一種朦朧的霧氣籠罩在腦海與心田之上,然後「常條理不紊而又天馬行空意識亂流東跳西進的將心思涓滴推展」。有時就是這麼一個心思推展,便展到有趣的事物之上了。   所以我說,賴床的藝術我是懂的。也因為這是一種藝術,所有從中創造出來的美感很容易便消逝,就像作者說的「不留痕跡」。儘管如此,我們也不能否定它確實存在過。所以在靈感乾涸之時,身為文人的我們,何不就體驗看看賴床時的韻味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