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鷹˙儲思域

關於部落格
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• 52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〈父親的瞭望〉心得

  每個人都有過去,每個人都有歷史,縱使某些片段不堪回首,它仍確確實實存在我們心中。畢竟人不能操縱自己的過去,不能決定哪些事實可以刪除、哪些可以保留,就算選擇遺忘,也只是暫時逃避以求虛心的歡愉。何況這麼做只會讓自己更加痛苦,因為不去解決,心底便總會有一塊疙瘩,未曾除去。   文章中,作者的父親為了將不願面對的事實遺忘,遂決定以沉默代替一切。殊不知,埋藏在心中越久,那些不堪的過往更像是陳腐的廚餘般,越積越難聞。說來也巧,當時的政府因不願被有意識的人民撻伐,遂濫用無上的權力封鎖二二八事件的歷史事實。正好所有受到牽涉的人民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仇恨與激憤後,便也無奈地接受事實並選擇忘卻這段歷史。可不管時光流逝多久,定然存在的事實總是定然存在,它仍好端端直挺挺地站在一旁,只是不再受到注視而已。   曾經我也遇過類似的事。那是在高一的時候,因為一次誤會使我和一位原先很要好的朋友發生爭執。我們久久沒有交談,彼此照面也都刻意不看對方的眼睛。那段時間很痛苦,直到高二我離開那個班級之後,才稍稍減緩那種心理上的壓力。但過去的事情總不會因此而抹除,每當我在校園裡又遇見他,心裡仍是無法掙脫那從沒解開的繮索,儀態舉止變得非常不自然。我知道,我一直在逃避;但即便如此,我卻一直沒有勇氣處理這件事情。直到畢業前幾個星期,我才意識到時間已然不足,倘若畢業後仍未解決,未來說不定聯絡不到對方,那豈不是要負著這個傷口過完一輩子?於是我決定找機會把話說開,向對方道歉,也希望彼此都不再惦記過去的痛,一切從頭開始。   最後那位同學笑著對我說,他早就不生我的氣了,只不過也同樣沒有勇氣找我和談。而我也綻出了笑容,因為我知道,一直以來攀附在靈魂上的毒藤總算被燒滅了,被自己的勇氣之火燒滅了。   是以,學會面對不堪的記憶確實有好處,那能使心靈曾被劃割的人癒合傷口,使對某事耿耿於懷的人釋懷。何況不堪的歷史算是一種經驗,捲入事件中的人自然會記取教訓,以其為龜鑑,防止循環重演。   文章最後,陳芳明的父親終究是選擇了面對,或許是因為承受不了生命不斷被咬嚙的痛,也或許是由於人生即將下課,心裡不願意帶著疤痕一起離開。無論如何,就像作者寫的,能夠說出來,就好了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