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鷹˙儲思域

關於部落格
鷙鳥之不群兮,自前世而固然。
  • 52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簡訊ing,手機裡的進化論》 心得

  以往,當「火星文」這個名詞傳入我的耳中時,心裡總會升起一股反感;身邊的人若在打字或寫字時使用了大量的火星文,我便會瞧不起他。   這是過去的我,對於傳統文字遭到年輕族群的抹滅所抱持的態度。   當時的我總認為,既然傳統的中國文字都流傳這麼久了,身為中文人的我們本就該對其有基本的尊重;至少,在寫文章時不應該有中文字的變體存在。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不太贊同寫簡體字的原因。   以文學學術的分派為喻,我大概是比較傾向於余光中教授的保守派吧。   然而,當我讀完克里斯托所著《簡訊ing,手機裡的進化論》之後,許多以往固有的觀念幾乎盡數崩解了。我意識到過去的自己太過死板,如若真的抱持著墨守成規的態度面對不斷變遷的社會,那也夠跟不上時代了。更何況我們現在談的只是語言,倘若對所有事物都抱持著這種過度守舊的心態,那顯然不是一件好事。   誠如書中所詮釋的,語言是一個生命體,當我們人類的社會在變遷時,它也會跟著演進。畢竟沒有人規定我們一定得使用過去流傳下來的事物。應用在語言上,倘若我們完全守舊,完全沒有演進,那就不會有白話文和新字新詞的出現了。   火星文(或稱簡訊文)亦是如此。那只不過是為了因應手機簡訊的某些限制,經使用者的協調與創造後,產生的一種創意罷了。   那是一種必要的機制,一種進化,現在的我是這樣認為。   更何況,那些在網路或手機中使用火星文的族群並不是不懂分寸。也就是說,縱使他們常在非正式的領域(如MSN、即時通、網誌或簡訊等)使用大量的火星文,在面對正式場合時(如重要文件、報告或考試等)還是會乖乖使用正規的文字,而且很少會搞混。畢竟他們不是笨蛋,如果是笨蛋的話就沒有能力玩弄火星文這種需要創意的新物了。   關於這點,其實本人早在國中的時候就已經遇過類似的人了。   這些人在寫網誌、傳簡訊抑或上即時通時,會因為正規文字太過繁瑣而選擇不用;取而代之的,即是在環境驅使下衍生的簡體字與火星文。然而,在他們面對考卷時,或許是由於老師的規定,也或許是知道不應該在正規的場合玩弄不正規的事物,大部分的人是不會愚蠢到把火星文這類的東西用上去的。畢竟他們懂得判斷,懂得分寸,如是而已。   所以,過去的我很明顯是對這類新穎的產物有太多誤解,如同大部分媒體一貫式的炒作那樣。對於火星文,套用作者寫在折頁裡的,我們可以選擇繼續沒來由的反感,或民粹式的驚慌;但,我們也可以試著了解它,接近它,以客觀的方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